渝东门户之窗

当人工智能有了“情感脉动”

2019-04-18 00:46:36| 发布:巫山门户| 查看: 189| 来源:中新网| 责编:admin

摘要: 今天,人类与人工智能的情感交互深度远超你的想象。凭借情感计算技术,人工智能可以精准掌握人类的情感脉动。随着科学家对人工智能情感的研究越来越深入,最新一代人工智能...

今天,人类与人工智能的情感交互深度远超你的想象。凭借情感计算技术,人工智能可以精准掌握人类的情感脉动。随着科学家对人工智能情感的研究越来越深入,最新一代人工智能不但“智商”超凡脱俗,“情商”也非同凡响。比起传统意义上的“铁疙瘩”机器人,人类无疑更青睐“高情商”机器人。问题是,当人工智能有了“情感脉动”,人类该如何应对?

机器人也有“喜怒哀乐”

不久的将来,人造情感或许会装在“罐头”里,从“工厂流水线”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情感怎么能够制造?听上去不可思议,但实际上有一整套理论在背后支撑。

20世纪70年代,心理学家艾克曼根据面部肌肉运动规律,把人的面部表情分门别类,并基于运动单元提出面部动作编码系统FAC,进而详细描述内心情感与面部表情之间的关系。1997年,美国MIT媒体实验室皮卡德教授提出“情感计算”理论,通过建立情感数学模型,皮卡德教授在人类情感与计算机算法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

随着人脸识别和语音识别技术的飞速发展,情感识别的最后一层窗户纸也将被捅破。凭借情感计算,人工智能可以学会“察言观色”,综合运用摄像头、麦克风等多种传感器,识别并理解人类的表情。它甚至还能根据人类的情感反馈“见机行事”,使人机交互更加和谐。

通过分析人类的说话方式,人工智能不仅能看懂“脸色”,还能听懂“话外之音”。以色列BeyondVerbal公司在语音情绪识别方面取得重大进展,该公司开发出的算法技术能识别情绪、意图和个性特征。在2014年TEDMED大会上,主办方就使用该公司最新产品对与会人员的情绪进行分析,进而总结会议的整体反馈情况,取得了良好效果。

近年来,活跃在网络的聊天机器人“小冰”,全球拥有6.6亿用户,其中月活跃用户达到1.2亿。通过不断迭代更新,“小冰”已经从单纯的聊天机器人,发展成为以情感计算为核心的完整人工智能框架。研发团队曾一度让其“隐姓埋名”,在互联网诗歌论坛和传统文学媒体发表诗作。直到自曝身份,人们才知道“小冰”是机器人。

拥有“情商”的机器人更聪明

“我不会让汽车长了腿替我跳舞,更不会让人工智能替我谈恋爱。”人工智能情感的反对者坚持认为:让人工智能拥有“情感”就是无稽之谈。“人工智能永远不懂什么是‘爱’,计算机永远算不出人类的七情六欲。”

支持者也不甘示弱。他们认为,对机器人而言,“情商”与“智商”同样重要。情感交互是人类的基本诉求,并非机器人需要情感,而是人类离不开情感交互。

两种观点针锋相对,却透露出同一个事实:人工智能情感不是机器人无中生有变出来的,而是由人类精心设计制造出来的。同样是机器人,比起《流浪地球》里只露出摄像头的MOSS,谁不喜欢活力四射的机器人少女阿丽塔呢?人们在讨厌冷冰冰的机器人的同时,更愿意为它蒙上一层“温情的面纱”。

研究者认为,拥有“情商”的机器人不仅能满足人类的情感需求,还将更加聪明。现代社会,人机交互越来越频繁,无人超市、无人售票、无人物流……与机器打交道在所难免。未来,人类不用再去“迁就”机器人,机器人会主动适应人类需求。就像一个网络段子所说:word,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软件了,该学会自己码字。这也是人类对机器的期望——别老等着我下命令,赶紧自己把活儿干漂亮了!

凭借人工情感技术,机器人将完成从“墨守成规”到主动服务的蜕变。2017年,赛格威机器人公司推出了全球第一台拥有主动交互能力的自动售卖机器人。这台机器人能自动寻找人群聚集点,只需要一次招手、一个眼神,它就会停下来兜售商品。从“人找货”到“货找人”的变迁,照亮了机器人与人主动交互的发展之路。

如何实现对人工智能的有效管控

在互动电影《底特律:变人》里,导演大卫·凯奇描绘了一幅未来世界的图景。2038年,拥有情感智能的机器仿生人在社会的方方面面为人类服务。有一天,当机器仿生人的自我意识觉醒,被“奴役”的它们最终揭起了反抗的大旗,高声呼喊:“我是活着的。”大卫·凯奇强调:“请注意,这不只是一个故事,这可能是我们的未来。”

19世纪的蒸汽机,20世纪的电力,解放了人类的双手;21世纪的人工智能,即将解放人类的大脑。焦虑随之而生:如果人工智能样样都比人类强,那么人类该何去何从?我们已经给人工智能拴上了重重锁链,还有没有必要把名为“情感”的钥匙递到它们手上?

“钢铁侠”的原型,美国企业家埃隆·马斯克就曾多次发表人工智能威胁论。马斯克呼吁政府主动监管人工智能,他认为,人工智能缺少监管就如同人类社会没有法律约束。而FacebookCEO扎克伯格则多次在公开场合反驳马斯克的看法,扎克伯格说:“每当听到人工智能威胁论,我就会想,科技是无罪的,造成的后果取决于使用它的人。”

拦在人工智能情感道路上的,不只是技术上的难关,更有道德上的困境。具有丰富情感的人工智能的大规模应用,无疑会给社会秩序、道德伦理带来冲击。但不论支持还是反对,人工智能时代的帷幕已然拉开。人类唯有始终成为人机关系的主导者,实现对人工智能的有效控制,才能使其真正为人类的和平发展服务。

迎接人工智能时代,需要加强人工智能相关法律、伦理、社会问题研究,建立健全保障人工智能发展的制度体系,进而保障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站在科技的前沿,人类面临的问题还有很多:机器人是否具备法律主体资格?人工智能的设计者、生产者、使用者是否应当承担特殊义务?应当如何加强人工智能行业监管?这些都需要人类去思考。

热门文章
ad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公司地址:重庆市巫山县翠屏街道(404700)

运营中心: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518101)

Email:zgcqwszj#163.com(请把#更换为@)

主办:巫山在线   协办:巫山在线   技术支持:重庆都市在线

Copyright @ 2013-2019 www.wushan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5004848号-6 | 渝公网安备500237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