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一河一路的千年汗青

2019-01-11 09:23

一河一路的千年历史

一河一路的千年历史


  本报记者 杨圣学报道
  提起苏州,险些所有的人城市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素以山水秀丽、园林典雅而闻名天下,有“江南园林甲天下,苏州园林甲江南”的美称,是中国首批24个汗青文假名城之一,又因其小桥流水人家的水乡古城特色,有“东方水都”之称。
  2018年12月22日,应邀前来采访江苏湖泊休闲之旅的中央媒体记者们,来到这座苏南名城。巧的是,采访团入住的平江府大旅馆,就在平江路上。而平江路恰恰是我们要采访的汗青古街。
  吃过晚饭,采访团的记者们便相约一同到平江路“闲逛”。
  出门右拐,我们看到紧挨平江路的平江河上,有一座最富贵的小桥。桥头耸立的符号牌上写着:中国大运河遗产点。平江路是一条沿”河”的路,据记实这条路全长1606米。“平江河”就是大运河的一段。
  桥头四角的古典修建配上平江路的小桥,一派古朴气息。
  放眼望去,平江路上游人熙熙攘攘,有导游带队的旅游团,有携妻带子的三口之家,有一对对情侣,也有相邀前来抚玩平江路夜景的亲朋挚友,既有南腔北调,又有吴侬软语。
  导游向我们先容说,平江路是中国首批十大汗青文假名街,也是苏州古城区最能浮现姑苏文化且是迄此生存最典范、最完整的汗青文化的一条街道,根基保存了苏州古城河街相邻、车舟并行的双棋盘名堂。苏州古城最大的特点就是水陆双城门、双护城河、双棋盘名堂。面前的平江河毗连着护城河,它们都是大运河世界遗产的构成部门。苏州园林有9座园林被连系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大运河世遗项目,苏州有11个节点列入个中,平江河也是个中之一。苏州尚有昆曲等6小我私家类口述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曲经典唱段《牡丹亭》行腔美妙、曲调百转千回,在悠扬的丝竹声和柔糯的水磨腔中,笛萧缱绻、柔曼悠远。徘徊在平江汗青文化街区,各人可以赏古典园林,游平江河,批评弹昆曲……
  平江路既有着浓浓的糊口吻息,也有艺术的气氛,随处洋溢着小资的情调,时时构筑着浪漫的空间。坐在游船上,走在石板街上,不时可以听到叮叮咚咚的评弹声,悠扬婉转的古琴声,咿咿呀呀的昆曲声,这里可以看古修建,听故事,访名流故宅,品这里原生态的糊口……这里保存着小桥、流水、人家以及幽深古巷的江南水城特色,积淀着深厚的文化秘闻,聚积了极为富厚的汗青遗迹和人文景观,内有世界文化遗产耦园、人类口述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昆曲展示区——中国昆曲博物馆(全晋会馆)、苏州评弹博物馆等文化掩护单元9处、以及为数浩瀚的古修建、古桥、古井、古树、古牌楼,以及至今还保存着的古城墙遗址。汗青上很多文人雅士王侯将相曾糊口于此。至今,这里的住民还保持着传统的糊口方法,小河两岸、视线所及都是坎坷错落的旧宅老屋,让人看到数百年来苏州人糊口情况的原貌。
  平江河沿平江路伸向南北,在大儒巷口建有胜利桥。胜利桥原系石拱桥,后为行舫利便,随增高成花岗石平板桥。河西岸沿河修有花式长廊,一廊向北。千百年来,历代文人书生在壁上题有种种古书法碑帖,雕刻在青石板镶嵌在这里,靠水一侧是老式连椅,供文人雅士品帖小憩。
  平江路上最有名的应该是西面钮家巷3号,这就是潘世恩故宅。潘世恩为乾隆年间状元,官至武英殿大学士,拜太子太傅。据史书记实,潘世恩一脉称为“贵潘”,在清代中晚期,“贵潘”家属中共有32人金榜题名,中状元1名,探花2名,可见其家世显赫。
  平江路上有一座“青石桥”,桥身全部用青石砌成,桥洞为正圆形,青石桥顶,正圆形的桥洞反照在河中,水、桥、人十全十美,桥上有人,水中有影,一派江南意境,让人心仪激荡浮想联翩。
  导游汇报我们,各人都知道周庄的双桥十分著名,可在我们平江路的中部,百米范畴内列着三组双桥。由南向北第一座是众安桥与小新桥,向北40米就是第二座双桥通利桥和朱马茭桥,再向北60米就是第三组双桥胡厢使桥与唐家桥。而每一组双桥都有着它们到处颂扬的故事。平江河上一座桥是对象向,而向东的河道上的小桥是南北向,两桥紧挨,桥头傍着桥头,差异的是两桥造型各异,宽窄纷歧,坎坷差异,形成平江路的一大奇观。朱马茭桥、通利桥是宋代遗物,双方的桥台差异,西桥台有长长的缓坡引桥,远远望去有一种差池称的美。导游说,这样的结构并不是专门为了赏景用的,主要是因为这里既是两河汇流处,又是两桥直角相连的处所,将西引桥耽误,在桥畔形成河湾,利便船只停泊、转弯和掉头。所以河的西岸又有宽十余米的河埠,而东岸两桥相交的处所也有宽1米余的河埠。在第三处双桥胡厢使桥和唐家桥,两侧桥柱上还能模恍惚糊地看出一边是清乾降九年(1744年),另一边是“元和县”等字样。左手边这条沿河小巷的巷口有八角亭,有紫藤棚,是巷子里住民休闲乘凉的好去处,充实浮现了苏州“小桥、流水、人家”的古朴情形。
  平江路的姑苏味道不只仅是江南小女子手撑一把油纸伞站立河岸;也不在于穿街的水巷和密布的石桥;更不可是那白墙黛瓦木栅花窗里略施粉黛身着旗袍尽显迷离的娇媚身影……步在这千年街巷里,只见平江路的两侧灯火阑珊,初冬的夜晚依然富贵喧闹,店家安平悄悄地开门期待顾主,耳边不时传来旅客与店家的交换话语声或行人中嬉笑与照相时快门的声音。固然这里的贸易气氛加倍浓郁了,但小桥流水、岸堤垂柳、青石板铺就的小路和一扇扇木窗里投射出暖暖黄色的灯光却依旧书写着浓浓的姑苏情调。


责编: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