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菲律宾,中国的“平价外教库”?

2019-01-08 22:30
原标题:菲律宾,中国的“平价外教库”?

一名小朋友与菲律宾外教在线沟通

  【环球时报赴菲律宾特派记者 姚丽娟】“让10万菲律宾英语教师进中国”,这是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2018年4月提出的。杜特尔特的“小目标”或许要先一步在互联网上实现,一家知名中国在线教育企业日前在菲律宾雄心勃勃地宣布招募10万在线英语教师的五年计划。过去几年,在“互联网+”拥抱教育的热潮中,已有不少中国企业涌入菲律宾这个庞大的“平价英语外教库”。成千上万的菲律宾外教正乘着中国互联网的春风,“进入”中国家庭,成为中国在线教育的掘金者。《环球时报》记者近日走访菲律宾,近距离接触了这个特殊群体。

  高薪“SOHO”一族

  一个普通工作日的早上6时,菲律宾小伙麦克·阿尔菲准时拿出颜色亮丽的玩偶道具,戴上耳麦、对着电脑,手舞足蹈地说起英语。电脑的另一端,是一名身在中国的9岁男孩。阿尔菲在自己的家开始一天的工作,他是中国一家在线教育公司的英语教师。

  近年来,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迅速扩张,对英语教师的需求急剧上升,大批中国公司将目光瞄向英语普及率接近英美的海上邻国菲律宾。包括51Talk、飞博教育、说课英语等在内,多家中国企业在菲律宾建立了分公司或教学基地。

  中国在线英语教育平台的主要用户是从幼儿园到中学的学生。以互联网相连,数千公里外的中国学生改变了这些菲律宾教师的工作方式和生活节奏。菲律宾和中国没有时差,菲律宾在线外教的“空闲时段”和“忙碌时段”随着中国学生上学和放学到来。

  “我一般早上5点起床,6点开始工作,8点大多数孩子上学后就没那么忙了。到了晚上6至10点,又是一个高峰,周末则经常忙上一整天……教中国孩子英语很有乐趣,我每天上六七个小时课,天天都不想停下来!”阿尔菲说。

  “周末最忙了!”来自菲律宾巴科洛德市的外教马杰·安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公司根据学生上线高峰时段制定了建议工作时间,但总体上可以自由选择什么时候工作,工作多长时间。”

  在《马尼拉时报》记者埃德加多·贝拉斯科看来,在线英语教师在菲律宾是一群高薪SOHO族。“马尼拉人平均月薪能达到350美元(约合人民币2400元),那些在线英语平台的老师收入比这高得多,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想加入这个行业。”贝拉斯科说。

  实际上,根据个人资历、教学水平、工作时长不同,菲律宾在线外教收入差异不小。有业内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透露,这些在家工作的菲律宾教师平均月收入超过3000元人民币,最多的能拿到1万元。

  在菲律宾,公立学校教师的起薪为每月2.1万菲律宾比索(约合人民币2740元)。在私立学校,教师的收入一般会更低。据《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报道,有些私立学校教师月收入仅6000比索。相比之下,在中国公司做在线英语教师,确实算得上收入“不菲”。

  阿尔菲对自己的收入很满意。“我不能透露具体数额,但干得多拿得多,养家糊口绰绰有余,”阿尔菲满足地说,“这份工作还让我能兼顾家庭,我可以选择自己的工作时间,能抽时间参加重要的家庭活动。”

  价格优势大,口音引疑虑

  “菲律宾人做英语老师再合适不过了!”在菲律宾采访期间,《环球时报》记者接触的当地人无一例外地这样认为。

  “我们从小就学英语,英语是学校的必修课,普及率跟美国差不多。菲律宾人很善于交流,能成为很好的英语老师!”马尼拉司机卡尔颇为自豪地对记者表示。问询者990电视台播音员爱德华多·杜拉尔则向《环球时报》记者细数菲律宾外教的优点:“有耐心又热情,这些方面菲律宾英语老师比西方国家外教更好!”“你看我能教中国人英语吗?”杜拉尔不忘跟记者打趣。

  菲律宾人并非“盲目自信”。英语是菲官方语言,该国英语普及程度之高让《环球时报》记者感受深刻。菲律宾包括机场、超市、公路在内的公共场所,几乎所有标识均用英语书写;电视购物频道上,主持人用流利的英语热情推销商品;记者不止一次看到年轻的父母一字一句地教咿呀学语的孩子英语单词;走在街头,从餐厅和酒吧里不时飘出歌手演唱欧美经典歌曲的声音……

  马尼拉林立的呼叫中心办公楼或许是这个国家英语水平的最佳代言。2013年超过印度后,菲律宾一直保持着全球英语呼叫中心龙头的地位。呼叫中心的存在把马尼拉变成一座不夜城。由于其服务的公司多位于欧美,夜幕降临时,呼叫中心一天的工作才刚刚开始,而电话那头的用户可能丝毫没有觉察到,说着流利英语、为他们答疑解惑的客服代表身处菲律宾。据统计,全菲约有120万人从事与呼叫中心相关的工作,但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流向在线教育平台。

  对于普通菲律宾人来说,尽管几乎人人都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却不能保证语音标准。受美国殖民数十年的影响,菲律宾人的英语带有标志性的美国特色——浓重的卷舌音。此外,不少人的发音还混入本土口音,轻重各有差别。相较而言,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菲律宾人语音更标准。

  口音可以说是中国家长面对菲律宾外教时最关心的问题。在中国互联网搜索引擎搜“菲律宾外教”,“菲律宾外教口音”会立刻出现在“相关搜索”区域的前列。“英语不是菲律宾的母语。很多中国家长英语基础不好,不会区分口音,直接选择欧美外教当然更放心!”来自北京的10岁学生家长熊女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

  不过,很多主打菲律宾外教的中国在线教育企业强调,他们对外教的口音进行了严格把关。“必须是正规大学毕业,要通过语音检测、唱儿歌考试,拥有电脑及符合线上教学的网络条件,”51Tal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黄佳佳在列举招聘菲律宾外教的条件时表示:“符合上述条件者在接受培训后还要进行一轮模拟教学测试,通过者才能上岗。我们每个月收到数万份求职简历,最终通过的只有3%!”

  眼下,价格优势无疑会大幅提升菲律宾外教对中国英语学习者的吸引力。一节25分钟的欧美外教在线课程价格为120元以上,而菲律宾外教的价格一般为40元左右,一些公司甚至打出10多元一节课的广告。

  但菲律宾外教要想打响知名度,更大程度上受到客户认可,仍需要时间来检验。“我是注重实际效果的人,如果试听觉得好,我会考虑给孩子买菲律宾外教的课。”来自武汉的陈女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共同的机遇

  在成为在线英语教师前,阿尔菲在一家美国公司的呼叫中心工作多年,马杰·安则当过呼叫中心督导、出演过多部英语舞台剧。“进入呼叫中心前,都会进行英语语音等方面的考试,之后还要进行一至两个月的语言培训才能上岗。在线英语平台也会对语言水平进行考核。”阿尔菲说。

  在中国在线教育平台上,有多少阿尔菲和安这样的菲律宾外教?具体数据不得而知,但仅51Talk一家据称就有1.6万人,飞博教育等其他一些企业的人数也达到上千人。不久前,有中国企业在菲律宾宣布,5年内将招募10万名菲律宾外教。除了中国企业,韩国和日本的在线英语平台也在菲律宾招募老师,不过他们的规模没有中国公司大。

  中国在线教育企业要想在菲律宾快速扩张,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是网络基础设施。问询者990电视台的杜拉尔坦言,在线英语教学目前在菲律宾势头不错,但网络教学对设备要求较高,而菲律宾整体网速较慢。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在线教英语还未在菲大范围“流行”。

  而在线下,菲律宾政府对该国外教的“推广”早已启动,总统亲自上阵做过一轮“代言”。去年4月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前,杜特尔特表示,要帮10万菲律宾教师在中国“落实”工作。菲律宾驻华大使罗马纳不久前对《环球时报》透露,菲中政府达成一项协议,中国学校有望聘请2000名有资质的菲律宾英语教师,“目前已接近最后一步”。

  对中国在线教育企业来说,未来若大量菲律宾教师到中国工作,会对他们形成挑战吗?对此,一家在线英语教育平台的负责人表示,他们视此为利好消息,“这说明中国政府对菲律宾英语老师的认同,有助于改变只有美国人、英国人可以教英语的传统观念。相信随着这种认同(被广泛接受),一定会开发出一整套教师考核体系。对我们而言,这有利于整个行业的规范化”。

  对于一些菲律宾在线教师来说,去中国教英语无疑是一个新机遇。“当上在线教师后,我了解中国更多了。我现在经常吃中餐,有了好几个中国朋友,甚至与我合作的一家演艺公司也是菲律宾华人开的。去中国教英语是个很好的机会,可以观望观望,我对任何机会都持开放态度!”安说。

  阿尔菲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学好中文。“我在教学时用英语问孩子们问题,他们听不懂,于是我开始学中文。如果有机会去中国工作,我一定去,为什么不呢?”          


关键词
责编:admin